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欧美QE有何差异?

\

文/Bob McTeer  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前行长

外界对美联储量化宽松(QE)计划所持看法的演变一直令人惊叹。在财经媒体上频频亮相的“清谈人士”们,他们的看法从“QE计划很危险,将会导致恶性通胀,促使美元崩溃”变成“为了股市,我们需要QE”,再变成“欧洲央行为什么迟迟不愿采取类似的QE计划?”

现在大多数人认为,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推行的一系列QE计划有助于我们美国的经济复苏与欧洲相比较为强劲,并且预期欧洲央行的QE计划将会获得类似的成果。

事实是美联储的QE计划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奏效,而且美联储在购买债券方面花费了巨额资金才取得了适度至温和的成果。美联储就像骑在一辆非常低速档的自行车,不得不拼命踩踏板,才能让自行车保持直立而不倒下来。但是,美联储的QE计划至少没有造成预期的损害,而且起到了一些有益的作用。

当美国的短期利率触及实际为零的超低水平时,美国陷入了凯恩斯流动性陷阱——即货币供给的增加不会进一步降低利率,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大规模购买债券计划将通过增加货币和信贷的“量”来刺激美国经济。我们曾在学校里学到过,而且也从以往的经验中认识到,中央银行采取的资产购买措施最初会促使银行准备金以及货币供应量增加相同数额,而在银行体系中产生的超额准备金会导致零售货币供应量进一步“乘数”(即倍数)扩张。各大银行会把他们新产生的超额准备金放贷出去,以此利用他们的这部分新增准备金来创造新货币。对于大约10%的存款准备金率,相应的货币乘数大约为10。

这个效应并没有发生,之所以没有发生,是因为美国银行体系早先在金融危机中饱受各种创伤和动荡,而之后美国政府又持续抨击银行体系。正如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时期那样,在这种情况下各大银行并不认为他们的超额准备金是超额的。因此他们把这些超额资金留在手中,而不是最大限度地放贷出去。这样做所造成的痛苦由于准备金新获0.25%的利息而得以减轻。货币没有过量创造出来。我对此的目测表明,在2008年经济衰退之后,广义货币M2供应量每年大约增长7%。广义货币M2流通速度每年大约下滑3%,致使大约4%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大致被分为两个百分点的实际增长率以及两个百分点的通胀率。近来这个分配比例有所改善,实际增长率所占的比例略多一点,通胀率所占的比例略少一点。鉴于美国经济明显不景气,名义GDP增长率中4%的实际增长率是偏低而不是偏高的。因此,货币政策力图变得更加宽松,但无法做到这点。

虽然美联储的QE计划在加快广义货币M2供应量增速方面并不是非常成功,但确实对长期利率形成了下行压力,而美联储及其他人开始把QE吹捧为一种利率工具。

像我前面所解释的那样理解近期历史的媒体评论者不太多。还有许多人在谈论货币供应量的大幅增加如何没有造成以往常常会产生的结果(通货膨胀以及美元走软)。大多数人不愿花时间去查看货币供应量(在美联储的H.6货币存量统计数据系列报告中),看看其实际增长率是多少。顺便提一下,自从美联储的第三轮量化宽松(QE3)措施在去年10月份到期结束之后,广义货币M2供应量的低增长率(在这种情况下)下滑至更低的水平。H.6货币存量统计数据系列报告中的最新可用数字显示,在截至去年12月份的三个月里,广义货币M2供应量的增长率为5.5%,截至去年12月份的六个月里的增长率为5.1%,截至去年12月份的十二个月里的增长率为6.0%。从货币增长方面来说,货币政策已经无意中趋紧,而从利率方面来说,资本流入已经对此有所缓解。

欧洲央行此项新QE计划所造成的影响将取决于欧元区银行如何处置他们的新增准备金。如果他们像美国同行那样把这些新增准备金囤积起来,那就需要购买大量债券才能向经济提供一点点刺激作用。如果他们把各自的超额准备金用于新增贷款,那么他们的QE计划将会比美国的QE计划更加成功,而且不需要像美国那样持续那么长时间。可能最终的关键区别会是:虽然美国向银行准备金(包括超额准备金)支付25个基点的利息,欧洲央行向银行准备金支付的利率为负75个基点。因此,在欧洲超额准备金的“回报”将会比美国低整整一个百分点。

欧洲银行的行为——尤其是与美国相比的准备金使用情况将会有指导意义。如果证明与美国明显不同,可能会让人们质疑美联储为什么没有降低或者消除其向银行准备金支付的利息。我可以看出为什么美联储不愿这么做,因为允许给银行准备金支付利息是向国会努力争取到的权力,而在美联储要求获得这项权力时,与货币政策无关,而与公平对待银行息息相关。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责任编辑邮箱:jpdong@cenet.org.cn)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